☆夏

我热爱这个盛大的夏天,也永远记得他们的眉眼

【巍澜衍生】心沉夫妇带娃(面)小段子Ⅲ

何开心x韩沉

       私设两人已同居,韩沉和赵云澜因案件有过接触,融合剧版书版设定,夜尊跟着巍巍回来了(纯兄弟,面面自己有…嗯),身体缩小重新教育,有平行世界设定,非常的ooc!ooc!ooc!

私设特别多预警

我这个段子写的字数有点儿多....


5.恶俗的失忆梗


何开心失忆了。

其实也不算常规的失忆,因为他既没出事故也没受什么刺激。单纯的就是和白锦曦做了个实验。

在和字母团对峙的时候白锦曦通过心理暗示,让自己听到秦队的声音脱离催眠,于是同何开心实验一下这个催眠的时效能够有多久,然后某人就做了个死。

现在何开心抱着靠垫整个人陷在沙发里,韩沉坐在他身边一脸的凝重,夜尊坐在另一边,只不过埋头手机不知道在和谁聊天。

“所以,你现在能记得多少。”

何开心望着天花板努力的思考,“小白和我说,当时我们催眠的内容应该是忘记短期内的记忆,我回忆了一下大概最多能记起前天早上的事情。”他看向韩沉,“而且小白说解除催眠的关键句我没有告诉她。”

韩沉听完挑了一下眉,很显然何开心没有漏掉这个表情。“怎么了?”

“没什么,所以你对关键句,”韩沉拿手比划了一下,“还有没有什么印象。”

“哪儿还能记得啊。”何开心苦着脸挠了挠头,“我把这几天的都忘了,别说关键句了,我一个字都记不起来。”

“你可以想一想啊。”面面面无表情的补刀,“比如毒舌、腹黑的抠门富二代?”

“……………”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良心发现。”

“韩神。”何开心委屈。

韩沉揉了揉何开心的头,捏着小奶狗的脸拉过来亲了一口额头,才把何开心下垂的眼尾给哄好了。

“所以说,”面面干了这碗狗粮,凉凉的跟上一句,“小韩沉求婚的事你也不记得了?”

“什么????!!!”


自从知道自己忘记了重要的求婚之后,何开心就变成了人形跟宠,只要得空就缠着韩沉让他再求一次,这不,一大早韩沉又被堵在了黑盾组总部二楼。

“韩神韩神,你就再说一遍嘛。”何开心扯着他的袖子,大有一副赖到底的架势。

实在是经不住死缠烂打的韩沉慢慢靠近何开心,低头让两人距离拉的更近,深情的,轻轻的说:“死心吧,我是不会求第二遍婚的。”

没得到自己预期答案的何开心愣了一下,突然恶从胆边生,双手将韩沉向身后的墙推去,然后欺身而上拽住了他的领子,眼里带着笑意面上却发了狠,“说你爱我。”

“你别想。”被怼在墙上的韩沉双手锢住了何开心的腰,“你都答应了我的求婚,早就是我的人了,别想让我再求一次婚。”

何开心看着轻笑的韩沉怎么都觉得当下的男神这么欠,嗯,欠亲,于是决定堵上他的嘴。

这个瓷实的法式热吻吓的拐角路过的周小篆都没敢露头。


一周之后何开心躺在床上刚准备休息,突然接到咨询室助理打来的电话,说Lisa那边又出了问题,需要他马上去看一眼。本来就因为失忆气不顺的何开心越想越气,逐渐鼓成一只河豚,正巧韩沉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头发还没有擦干净,水滴滴在泛红的耳朵上,浑身上下都冒着热气,简直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呸!大晚上的还要去面对精神病人,我还是个病人呢!何开心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捶床便开始耍赖“不行不行韩沉你一定要重新求一次婚!我都忘了上次不算!!我没同意!”

韩沉想起求婚那晚也是这样,他看着躺在他膝盖上的何开心因为电视里的情节傻乐,许是画面太过温馨,脑一抽突然脱口而出“我们结婚吧。”换来某人一个劲儿在怀里扑腾个没完,扬言韩神都没有说爱他这个求婚不算。惹得韩沉一阵好笑。

“那,不结了?”“…………结。”这是肉眼可见尾巴耷拉下来的何开心。

“好、好。”韩沉坐到床边,弯下腰和何开心额头相抵,鼻尖相触,距离近的呼吸都打在彼此的脸上,"这位何开心先生,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一瞬间,仿佛完美打造的钥匙打开了牢笼,几天的记忆忽然向潮水一样涌了进来。缺陷的部分被一块块补齐,模糊的记忆逐渐清晰,他记起面对韩沉求婚一瞬的狂喜,记起对草草求婚的不满,记起膝枕上的那个温柔的吻,带着韩沉独有的,薄荷一样的气息。

韩沉手撑着躺在何开心一侧,看着他的眼睛从迷茫逐渐清明,知道大概是催眠解除了,“所以呢,结吗?”

“结!”何开心像是终于得到了糖果的孩子,笑的一脸餍足。

”那是不是要付一下我的礼金呢?“韩沉向他伸出一只手。

何开心撑起身子亲了韩沉一口,“付啦。”

韩沉摸着被亲的额头,“这可不够,我要现金。”

“我这就出门赚!嘿嘿嘿。”


Tbc.


Ps:1.何开心不舍得拿求婚这段记忆当赌注,所以小白是知道关键句的,但是她就是想让韩沉吃瘪;

       2.其实韩沉猜出来何开心是故意的,他就是宠某人,所以才是受。】


评论(12)
热度(135)
© ☆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