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我热爱这个盛大的夏天,也永远记得他们的眉眼

【巍澜衍生】何开心x韩沉 花吐症

 何开心x韩沉

何开心原作女友米粒为前女友。】

非常的ooc!ooc!ooc!

私设特别多预警

天啦花吐症怎么这么严格的,只是谈个恋爱为什么就要死人啊。】



何开心有气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

翻开的书页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花吐症的症状: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三个月内死去,且花瓣颜色随病情加重而加深,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呜——我暗恋个男神招谁惹谁了。

他侧头看着腰细腿长黑盾副组长韩沉和白锦曦围绕心理侧写实用性进行互怼,噗的一声吐出嘴里的白色雏菊花瓣。

顿时觉得人生无望。


不行,人命关天的事儿呢!

何开心拍了拍脸让自己振作起来,成不成的总要试一把。然后他坚定的目光看向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韩沉,突然想到这位冷面副组长的好身手,顿时又怂了。

——呵呵,明天,明天再努力吧。


然而这个想象中的明天并没有到来。

一起特大的毒杀案件让黑盾组集体出动了,作为心理咨询师的何开心被临时借用到法医组来解析尸体。这一个周,别说培养感情表个白,他连韩沉一面都没见到。好不容易听说韩沉去了一趟法医组来拿线索,急匆匆放下午饭就从食堂往回赶的何开心连个衣角都没逮到,徐司平告诉他韩沉也就刚走没几分钟。

咳。何开心轻咳一声,看着手中的白色雏菊花瓣直犯愁。


愁归愁,该干的工作还是要做。

忙了几天绕着尸体转的不知南北的日子,突然何开心被韩沉电话召唤了。

案件相关的线人受到了刺激,正在高层建筑上寻死觅活。韩沉这边的推测是可能线人是受到了部分催眠和暗示,于是想到了黑盾组在心理咨询方面的外援何开心。

等到他赶到的时候,看见白锦曦正和坐在天台上、半只脚已经迈出去的白衣女子喊话,但是女子情绪激烈,看着白锦曦仿佛敌人一样。

“这个女的把小白当作韩神女朋友了,所以敌意大着呢。”唠叨给一头雾水的何医生解释了一下,笑的有点儿幸灾乐祸,“要我说这哪儿是受到了催眠,明明就是被韩神灌了迷魂汤。”


不过在何开心的努力下,最后还是把女子劝回来了。

他正兴冲冲的想去邀功“韩神—”

没想到冲过来的韩神相当兄弟的拍了下肩说了句“干得不错。”

下一秒钻进以周小篆和白锦曦为首的黑盾组组员中分析起了案情。

————行吧

好歹今天说上话了。


不行啊!!!

何开心抱头蹲在地上,内心无声呐喊。

就这么个进度,别说三个月了,三年里自己能不能从路人甲成功晋级配角A都是个问题好吗!


好容易被法医组借调的日子结束,何开心又回到了黑盾组办公室,不过此刻大半的组员都在外勤,更不用说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总是会冲在第一线的人了。

“咳咳咳。”随着时间的流逝,咳得是越来越重,连带着胸腔都是一阵闷痛。

大概是咳嗽的声音引起了注意,加上女性对小奶狗天生的无抵抗力,白锦曦剥开了一只橘子口味的棒棒糖递给何开心,“怎么啦,感冒啦?”

“嗯?啊...算是吧”何开心接过棒棒糖塞到嘴里,含糊的应下了。他始终觉得花吐症这种东西太玄学,根本没法和别人说,就算是要寻求帮助,白锦曦这种堪称比直男还要直的类型,也肯定不会被划到范围里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吐槽了个彻底的白锦曦拍了拍何医生的肩,语重心长的仿佛嘱咐隔壁的愣头青,‘“好好注意身体呀,你怕不是被韩沉传染了吧。”

“韩神也感冒了吗?”

“对呀,断断续续咳了有好几周了吧”白锦曦嘴里含着棒棒糖,说话不甚清楚,不过倒让何开心心思活络起来。


“喂,米粒。”

思考了许久的何开心觉得既然要求助还是要找心思敏锐的姑娘,翻了翻手机发现自己存的电话号码不是没有对象的助理,就是来诊所咨询的病人,找来找去大概也就这个前女友能靠谱一点。

“何开心你干嘛,突然给我打电话。”电话里的米粒倒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我可告诉你我现在是有男朋友的。”

“切行了吧,我才不是找你复合的好不好。”忍不住就想继续怼的某人突然想起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不由的端正了自己的态度,“我吧,我就是想问问你,怎么做才能提高一下别人对你的好感度啊。”

“哟,现在知道态度好啦,我告诉你本小姐现在心情好,所以不和你计较。”得瑟的米粒让何开心忍不住舔起了后槽牙,但是不爽归不爽,听还是要听的。“简单啊,拿人先拿胃,你给他做饭不就得了。”

“那可真是,你男朋友没被你毒死也是挺厉害的。”

“你!我告诉你何开心,我男朋友那也是黑盾组的好不好,高冷腿长一枝花...”

没等米粒唧唧歪歪说完,何开心十分痛快的摁死了电话,仿佛慢一秒就要折寿好几年一样。他抬头打量着蔚蓝的天空,考虑如何能名正言顺的给韩神暖胃这件事。


隔天清晨何开心哼着小歌走进办公室,手里拿着是自己熬夜做的早餐。第一次做甜点能做个七八分的样子让自己很是得意,大约也是好久没这么高兴了,连冷面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白锦曦眼疾手快的拿了一块点心塞到嘴里,“哟开窍啦,知道给你男神带爱心早餐啦。我说实话你这水平有点差啊。”

“不是什么叫我开窍了。"完美错开重点的何开心抢夺失败,眼睁睁的看着点心被小白吃掉。

“两个月之前是谁拒绝了韩大神带的早点呀~” 小白胳膊肘捣了一下周小篆,这个白锦曦的跟班心灵神会的开了口,“对啊,我们韩神的爱心早点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的,何医生你当时拒绝的义正严辞,简直就是廉洁人民警察的典范!”

”嘁。”何开心给了这俩人一个白眼,心想你暗恋许久的男神给你买个早餐试试,我当时整个人都当机了,能摇头已经是身体机能了极限了好不好。


韩沉看着笑嘻嘻给他早点的何开心不可思议到眉毛要飞到头发里,“早餐??”

“啊…是,我正好路过早餐摊,觉得我们副队长工作很辛苦嘛,所以就买了。”他把装着早餐的袋子举到韩沉眼前,“给、给你。”

“不了,谢谢。我从来不吃路边摊。”

“......”

在白锦曦趴在桌上笑的浑身发抖的时候,并不饿的何开心把糕点塞到嘴里,恶狠狠的咀嚼着仿佛他咬的是不解风情的某人一样,怨念的看着韩沉好像心情不错的白皙后颈。

唉,真的不好吃。


“咳咳,咳咳咳。”何开心死死的捂住嘴,即使咳嗽震的他胸腔都要发麻,也绝不能让花瓣被其他人看到。他看着手里粉色的蔷薇花瓣,数了数日子,大约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也不知道最终能走到哪一步,如果在这中间,韩沉有了喜欢的人———何开心呼吸一窒,感觉无法继续想像下去,如果韩沉有了喜欢的人,自己是否还要告诉他花吐症这件事情?要让这个人背负自己死亡的责任吗?即便是两人并没有深交,何开心也清楚韩沉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冷心冷面,反而至情至性。说到底,他不过是运气不够好,被一个毫无关系的人暗恋了一遭,但以韩沉的性格,怕是会揽过这个责任。

何开心深深的闭上眼睛,虽然酸涩却早就没有泪水可以流出。他怎么舍得,让自己喜欢的人陷在毫无意义的自责里。

此时电话铃声突兀响起,凭空割开寂静的办公室,何开心接起电话的一瞬习惯性的看向了窗外的天空,今天是个艳阳天。

“何开心!你来一下岚市市立医院,韩沉中枪了。”


终于和字母图正面刚了一回的黑盾组以韩神腹部中枪送医结束。

何开心凭借着医院院长同学的身份为韩沉争取到了远远大于他枪伤的医护条件,于是在处理好伤口之后,同行的周小篆和冷面都回组内整理案情办理后续手续,“闲杂人等”何医生留下来照看韩沉,等待白锦曦忙完了来交接人手。

韩沉打量着给他削苹果的何开心,这个打小脱离家庭的富二代公子,比他想象的还会照顾人,约莫是被处理伤口时的血吓到了,脸白的快要赶上他身上的病号服。于是开口安慰了他了一下。“其实子弹只是擦过而已,并不严重。”

“嗯,那就好。”何开心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你最近和米粒联系过了?”韩神问的时候不经意的没有看他,仿佛一瞬间对他手里的苹果产生了兴趣。

“嗯?你怎么知道米粒她——”

话没说完何开心像突然被什么击中一般瞪大了眼睛。

他突然想起米粒和自己说,她的新男友是黑盾组的一员,腰细腿长一枝花,平时高冷不苟言笑——可不就明摆着是韩沉吗,况且韩沉论家庭也是富二代,接触到米粒也完全不是问题。

————于是,韩沉和米粒在一起。


他觉得不能呼吸了,氧气在刹那间稀薄了起来,阳光突然白的耀眼,让他眼前金星满布,连韩沉说了什么都像是隔着遥远的距离,只能看到嘴唇翻动翻动却听不到声音,然后他逃似的跑出了病房,在医院的走廊里大声的咳嗽,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一般,粉色的花瓣带着腥咸,从喉咙里滚出。

“何开心。”恍惚中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转过身去,发现韩沉已经走出了病房,倚着墙看着他,感冒接连着枪伤,让这个沉默又挺拔的人显得多了几分脆弱。

“你别动,我确认个事情。”

何开心看着逆光中韩沉笑的温柔如水,扶着医院走廊的扶手慢慢的向他走来,让他沉下去的心慢慢浮上水面,一种莫名的情绪抓的他心脏生疼。

——这么好的韩沉,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他在心里想,可是我真的忍不住,忍不住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你,有多么的不想放开你。

于是他任由那可能会推自己掉入深渊的情绪遍布全身,任由自己失控,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前去吻住了韩沉。


偏僻病房外的人不多,害羞的小护士被突如起来的接吻画面惊到小声尖叫,隔壁的病房探出头来围观的人还吹起了口哨起哄。

何开心低头吐出了橘黄色的向日葵花瓣,他嘴里还留存着,韩沉常吃的那种薄荷糖的味道,也清楚的感受到,韩沉并没有抵触,于是他看他。


韩沉低咳一声,吐出深红色的蔷薇花瓣。


End。


Tips:1.米粒的男友是冷面;

          2.韩沉发病在何开心一个半月前;

          3.花语

             白雏菊——不能告白的隐忍的爱

             粉红色蔷薇——爱的思念

             向日葵——沉默的爱

             深红色蔷薇——只想和你在一起





评论(13)
热度(364)
© ☆夏 | Powered by LOFTER